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新年前通过考试, 成为仪表等级飞行员 (01/21/2012)

元旦聚会的时候有老飞行员说1月份天气不适合飞行, 不辛一语成谶, 由于天气我的仪表等级考试日期一改再改,不是大风湍流,就是雨雪天气. 昨天上午做了口试, 中午的时候到处都是25G39, 只好取消了飞行部分. 考官是个非常耐斯的老太太. 口试远比想象的简单, 所有我关注的各种难偏怪题一个没问. 仪表等级口试中故意为难人的题目是有名的花样繁多, 比如各种奇怪的近进程序, 让人眼花的复飞程序, GPS进近MDA下面有和没有灰色斜线有什么区别,或者一个明确写明不能做为仪表备降机场的机场什么情况下可以做为仪表备降机场之类,等等等等. 老太太问的基本都是一些经典教科书类的问题, 稍微要让人想的一下的问题算是一个从爱地到香岩城的IFR飞行是否需要应答机. 可惜天公不做美,当天考不了实际飞行部分,后面几天天气预报都很糟糕. 在煎熬中度过一天, 今天下午有个短短的窗口, 气象条件不算太糟糕. 当时本地有一个中度湍流的airmet, 西边的山里结冰, 湍流, 风切变, 低能见这些airment能上的全上了, 而且本地的气压一直在下降. 我还是决定起飞了,老太太还专门关照我,不需要飞的多漂亮, 只要满足PTS就好. 她扮演ATC, 布置的转场作业是伊利到大激流城. 老太太考官一开始给我的指令是Direct GLL, 7000. 从地面到7000尺都非常颠簸, 很难保持航向. 然后我要了7500, 马上好多了. 向着GLL VOR台飞了一会儿. 老太太说大激流城机场关闭, 问我怎么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